咨询热线:020-84289671

春节异闻录:在网吧看到五个大叔开黑打DOTA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谢晓峰,予以许可切勿刊登!春节期间,在摇晃的火车上,我从千里之外的祖国心脏返回了三线小城市。这是一个以肉夹馍著称的城市,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不吃过热腾腾的饺子后,大约上了三五玩伴一起去找了家附近原设的网咖。一头就铁环了进来。对于我们来说,八年以来,最无法错失的挚友除了彼此之外,乃是一个取名为DOTA的游戏。在这八年之间,它从6.0时代跑到了7.0的新篇章,从DOTA变成了DOTA2。那些我们曾云彩着的电子竞技运动员,也从一个个张扬的少年初为人父。每一年的时间或许都显得迅速,每一年所再次发生的事都更加多。但在这样的城市角落中,我却总会遇上一些依然不愿逗留在过去的那些人。他们活在属于自己的时代里,不曾想要过转变,或许,也不必须别人来将他们转变。在我关上DOTA2打算打一把亮月来袭的时候。我习惯性的环顾四周,右手旁的LOL玩家陪着自己的女朋友点了战败按钮,面容上遮住一丝愤。左手边是我同我一起正在登岸DOTA2,却卡在检验页面于是以抓耳挠腮的好朋友。再行往左看去,令人熟知的画面映入了眼帘,那是《魔兽争霸3》,如果要说的更加详尽 :那是一张来自《魔兽争霸3》的RPG地图,它的名字叫DOTA。五个大叔背着着烟用方言交流着战术。“你给额小心一些。”“额么事,你小心年Gank你,留意小地图。”...我曾在很多地方的网吧看完别人玩DOTA,虽然每过一年我所遇上的人数都会减少一些,但在LOL的泱泱大军中他们一直矗立不推倒。但这是我第一次,在大年三十的夜晚看见DOTA的黑店五获罪。

春节异闻录:在网吧看到五个大叔开黑打DOTA

幻觉间,我或许看见大叔们握着鼠标的手,形似又显得灵活性一起。那叉腰的黑色大魔王一个可爱的魂之长诗已完成实体化。他们早就半部的肚子也在我的想象中缩了回来,他们或许又变为了十年前那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十年前,是有这样的一批人。他们玩游戏着时下最火的游戏,整个宿舍、整个大学不眠不休的力战在一张仅有为7M大小的RPG地图里。那就是归属于他们的一份青春和回想。然而,游戏是不会杨家的,人也是不会逆的。但是当我们在时光的罅隙间无意间眺望那些仍然坚决着自己的人时,不免不会为之动容。我车站在他们的背后看了很久,直到基友从旁引了引我。我转身他等等,我抱住,去了服务员那儿,为五位大叔一人点了一杯饮品。在等候的时间里,我索性车站在了他们的身后仔细观察局势。“这时候出有个刃甲是不是好些。”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但我还是不禁的挂了句嘴。其中一个大叔头也不返,“女王出有刃甲?会玩吧你。”“贼,这赏金真为秽。”说出间,他又杀了一次。大叔走看了看我,“你也打DOTA吗?”“之前玩游戏,后来玩DOTA2。”我接过服务员递来的饮品给他们五个人送来了过去,进账了一连串的“谢谢”。那位等候复活的大叔喝了口杯子中的奶茶,走看著我说道:“DOTA2,太丑了吧,拒绝接受没法。”“玩游戏过几把之后还是实在一挺讨厌的。”我笑着对此。“之前也就让试一试再说,主要是也没有时间玩游戏。”大叔也笑了笑,“你看,我们也都杨家了。”我刚刚想要低头不应和,却看见大叔的伤痛女王在泉水边复活,我也就没有再行说出。沉默寡言大叔小心翼翼的出有了真视宝石,杀掉了赏金三次,激动的表情溢于言表。他们战局焦灼,几位大叔全神贯注的将注意力全部集中于眼前的显示器。没有人再行扭头和我说道一句话,桌上的奶茶渐凉。我返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给定亮月来袭。当碰到卡尔那一关口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再行回头啦。”之前和我搭话的大叔笑着说道,“谢谢你哈。”“这也没什么,都爱人玩游戏。”我没有走,屏幕里的卡尔又创下陨石天火来了一套,场面华丽。大叔或许车站在我身后看了一会,不过我早已顾不得和他再行寒暄。“这是哪张地图啊?”看见我或许杀了,大叔开腔说,“这是不是卡尔,怎么这么大?”虽然没有走,但是我能想起他脊着的眉头。这和他所玩游戏的DOTA,完全早已算不上是同一款游戏了。“这是一个节日模式,刚刚改版的。就像魔兽的副本一样。”我非常简单的说道了一句,买活又赶赴战场。“大约明白了...”大叔不应了声,接着道:“你再行玩游戏着吧,我下次来试试看。只要老婆管得严加,哈哈。”卡尔在我的利刃下倒地,最后的计分板跳跃了出来。身边的基友宽吁一口气:“再一过了。”我走向大叔的方向看去,他们五个人说说笑笑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网咖的走过。而那五个本来闪烁着DOTA画面的显示器,现在黝黑一片。突觉怅然所失的我,很大自然的想起:在十年后,我们不会会和他们一样,在一个绝佳的节日里,偷跑出来和曾多次最差的朋友一起,玩游戏最喜欢的游戏。只不过游戏,对于很多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玩乐的方式。作为玩家,我们只不过是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游戏,所以他就自然而然的变为了专归属于我们的青春。在网络上,仍然随处可见DOTA玩家与LOL玩家的大骂仗,而DOTA玩家和DOTA2玩家之间的对立也不曾止息过。“遗老”、“撸狗”等令人心寒的词不绝于耳,可这类带着抨击与嘲讽的词除过加剧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对立和隔阂之外,别无他用。对大部分人来讲,我只是想玩好我讨厌的游戏罢了。没招谁,没有纳吉谁,你为什么要喷出我?在游戏大自然而出的痛恨链当中,层层相扣其中的均源于于玩家间同理心的缺少与不解读的隔阂。

春节异闻录:在网吧看到五个大叔开黑打DOTA

而电子邮件简化的网络社交,则令其这种负面情绪更进一步的迸发了出来。更好的时候,我们会车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到问题。LOL玩家取笑着DOTA玩家玩游戏那么无以的游戏找寻自虐,DOTA玩家取笑着LOL玩家非常简单愚蠢的操作者与意识。最初,LOL玩家还能取笑DOTA那领先的美术风格与游戏引擎。没用DOTA2横空出世,这款游戏画风细节较好、竞技深度充裕、电竞团队成就低,或许没什么黑点。因此,其他玩家在与DOTA2的玩家僵持的时候,之后为其帽子了一顶取名为“尊贵”的帽子,而DOTA2也变为了众人口中的“贵族2”。这毫无疑问令本就领先于LOL的DOTA2更为雪上加霜、画地为牢。玩家的仇视,对新手的不友好关系,一直是DOTA2这款游戏的枪伤。曾几何时,“不图不悬挂、素质游戏”的口号从海涛的口中喊出出有。“孤独男人打DOTA。”此类的萼风行全国,DOTA从始至终都是一款好游戏,没任何人不会坚称它。但因为矛盾与相互的攻讦而导致DOTA2固步自封的境地毕竟玩家们一手为其打造出的牢笼和枷锁。戴着镣铐的舞蹈总是古怪的,DOTA2如果想以新的姿态来面临这个时代的话,从每位玩家自身开始转变是尤为急迫且适当的。扣上“信仰”的帽子,踩碎“贵族”的名号,让DOTA2重返本真。让DOTA2变为一个多元文化且有意思的游戏,而非一个“邪教”是你作为Dotaer所必须分担的一份责任。如果,你想让DOTA2在十年后变为DOTA的话。有可能你不会无动于衷,实在作为玩家,我乐意如何就如何。却是,作为玩家,我们不是Valve也不是极致,我们一个人的能力十分受限。但一款游戏的氛围却仅有是由玩家来要求的,DOTA的发展根本都和我们每一位玩家涉及,就样子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兜》中写到的一样:“不要问丧钟为谁而兜,丧钟为你而兜。”如果说“不图不悬挂,素质游戏”是一个来自海涛的敦促的话,我也期望需要在这里收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小小的敦促:不喷出不白,素质DOTA。却是,情怀我们都有。它并不是你来侵犯别人爱好的一个借口。青睐参与——爱玩网百万稿费征文活动:当金牌作者,进网易专栏,领有可观稿费,得专属周边!游戏专栏投稿信箱:otaku@vip.163.com青睐注目爱玩APP【精选辑】板块,更加多精彩等着你!